中国古代,河西走廊有什么意义?专家只说出了一半

浏览:1361    更新:2019-11-21 07:49:32
 

河西走廊夹在祁连山、鹤立山和龙寿山之间。它又长又窄,笔直,形状像一条走廊。它被称为“河西走廊”,因为它位于黄河的西部。从晋城(兰州)出发,穿越黄土高原与河西平原的边界乌鞘岭,正式进入河西走廊。河西走廊从东南向西北,东经凉州(武威)、甘州(张掖)、嘉峪关、苏州(酒泉)、瓜州和沙州(敦煌),延伸至玉门关附近。它大约有1000公里长,几公里宽到将近200公里。

这个地方在东周春秋时期被西戎占领,在战国和先秦时期被岳氏人占领,然后被匈奴征服而建城。汉代以前,河西走廊已经有了一条古代的经贸和宗教交流之路。汉武帝以后,刘彻建立了武威县和酒泉县两个县,武威县又分为张掖县和酒泉县,成为敦煌县。它并入中国领土对中国和世界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

然而,这些年来,专家们只愿意说出河西走廊对中国意味着什么的一半。

古丝绸之路始于Xi安,分别从阳关和玉门关穿过河西走廊进入新疆。河西走廊因此成为古代丝绸之路的枢纽,连接着亚洲、非洲和欧洲之间的物质贸易和文化交流。东西方文化在这里相互激荡,积淀了辉煌的历史文明。

对于河西走廊的这一优势,季羡林评论道:“世界上只有四种历史悠久、地域广阔、自成体系、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:中国、印度、希腊和伊斯兰教,没有第五种。这四种文化体系在中国河西走廊只有一个交汇的地方,即敦煌和新疆,没有第二个地方。”

此外,西汉河西四郡建立的历史成就专家给出了如下答案:扩大了汉代对古代新疆的政治经济影响,促进了新疆与汉代的统一;西江牧区向农业区的建设为丝绸之路的畅通提供了便利条件。他发展了河西地区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,创造了高度发达的封建文化。

然而,这只是河西走廊影响的一半,而另一半专家却不愿说出来。即使是狭长的河西走廊,也充当着文化和经济交流的容器,将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一分为二,使他们无法有效地相互联系和互动,甚至完全孤立,从而缓解了他们对中原王朝的侵略压力。

几乎在刘邦建立汉帝国的同时,匈奴冒顿也统一了中国北方的草原。然而,当时的汉帝国根本无法与匈奴抗衡,只能忍受匈奴的入侵和骚扰。为什么?连成一线的北方草原民族是一个强大的整体,有强大的军队和马庄,可以自由来去。然而,在汉朝建立之初,由于战争和其他原因,它不仅在军事上而且在经济上很薄弱。今天,匈奴人向你要钱和食物,却不得不给了你。明天,匈奴人会向你求婚,但他们必须同意。

刘邦原想在洛阳建都,然后迁到长安,这使得匈奴总是用乌云来威胁汉朝。只要你让他不高兴,他随时都可以攻击。而且,只要宁夏固原现在的位置经过,长安是数百公里的平原地区,就没有什么可依靠的危险,匈奴似乎不需要太多的努力就能打败汉朝。

然而,占领河西走廊后的形势与汉朝完全不同。首先是河西走廊,像一个长楔子,牢牢地插入哈密和吐鲁番,现在被称为东新疆。汉朝当时管理和占领了西部地区(今天不包括北疆地区,但仅限于南疆地区)。一方面,它开辟了贸易和文化的渠道。另一方面,河西走廊穿过罗布泊,沿昆仑北麓向西,实际上隔绝了古代羌族和其他生活在青藏高原,特别是青海高原的民族,完全切断了他们与匈奴的联系。

这实际上等于把中国北方少数民族的力量分成两部分,这对后代有着深远的影响。随着后汉统治青海东部的今天,古代羌族与匈奴联手对付中原王朝,基本上生活在一个名副其实的“苦寒之地”。

这是汉朝迁出河西走廊的举措。其中一个动作显然更加凶猛无情,那就是搬出河西走廊北上,进入北疆地区与乌孙统一。随着汉朝对河套地区的管理,曾经强大的匈奴陷入了漠北的困境,要么被汉朝毁灭,要么臣服于汉朝。这是“斩断匈奴右臂”的战略构想。真正的现实是河西走廊。汉武帝从北向南走了两步。一方面,他要求李光里征收大元;另一方面,他要求张骞第二次赴西部地区,与吴孙联合。

春秋战国以前,乌孙曾是宁夏固原地区的游牧民族。后来,他们逐渐迁移到河西地区,后来向西迁移到伊犁河流域建立了一个小政权。公元前139年,张潜的大月在西域执行任务,计划与大月结盟进攻匈奴,但失败了。后来,汉武帝对匈奴发动了一场战争。占领河南后,他发动了河西战争。汉军相继获胜。到公元前119年,“晋城(兰州)、河西西部和南山至延泽(今罗布泊)空无匈奴”的局面终于迎来。同年,张骞认为吴国强大,可以切断匈奴人的右臂。他建议汉武帝把吴孙带进来,“我们可以用厚贿赂让东方人住在老地方,他的妻子把公主和兄弟当作兄弟来控制匈奴”。三年后,根据汉武帝的命令,张骞建议武孙回到敦煌和祁连之间的老地方,与汉朝一起与匈奴作战。

虽然汉朝没有实现让吴孙回到河西走廊的愿望,但吴孙与汉朝结成了联盟。因此,汉武帝毫不犹豫地用真正的汉朝公主换马,并与乌孙人结婚。公元前108年,汉朝与宗室刘健的女儿吴孙王子结婚,以寻找骄傲。

然而,乌孙和匈奴在种族和血缘关系上有着难以形容的关系。《猎傲》对刘锡军的承认意味着他只与汉建立了外交关系,这并不意味着他脱离了匈奴。匈奴人得知乌孙与西汉的婚姻后,也派了一个本地女人嫁给狩猎骄傲,并把她封为左夫人。

一左一右,人们当然可以看到匈奴同样重视吴孙,但在那个时候,匈奴的整体实力已经无法与汉朝抗衡。公元前105年,刘锡军死后,汉武帝立即将楚王的女儿游杰公主嫁给他的继承人吴孙王军,以保持姻亲关系。俊熙密死后,他的弟弟翁贵密成为昆莫(国王),并与游杰公主结婚。汉朝对吴孙的影响越来越大。

公元前71年,乌孙王翁桂米率领5万骑兵从西面进攻匈奴右归里王廷,取得了巨大的胜利。此后,匈奴逐渐从繁荣走向衰落。乌孙成为西部最强大的国家。翁桂蜜决定除掉匈奴,与西汉结盟。公元前64年,翁桂蜜写道:“我可以把汉族孙子袁桂蜜(游杰公主的儿子)作为我的继承人,这样我就可以恢复汉族公主的地位,再婚,反抗匈奴。”汉朝同意了,武孙与西汉的联盟正式建立。然而,当时西汉通过婚姻与吴孙保持联盟的基础实际上已经消失,汉朝凭借自己的力量打败了匈奴。那时,吴王的老人家也去世了。他派张骞联合吴孙“斩断匈奴右臂”的计划,经过多年的运作,取得了成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拉拢吴孙,汉朝利用了两位公主刘锡军和刘游杰,以及他们的婚姻伴侣,娶了吴孙的另一位公主祥符。公元前64年,翁桂蜜再次写道,他想让汉朝的孙子袁桂蜜成为他的继承人,并要求派遣汉族公主联合起来,加强汉朝和吴孙之间的关系。汉朝的宣帝皇帝派他的侄女嫁给她的丈夫作为公主,并以高价嫁给他。吴孙还派了300名使者去汉朝与公主结婚。襄樊公主和她的一行到达敦煌时,他们得知翁桂蜜已经死了,匈奴的妻子吴孙的贵族的儿子,建立了另一个军队,不得不被打败,米妮,就是坤漠。对此,汉朝非常不满,决定欢迎襄樊公主回来。

虽然婚姻并不成功,但这些公主,尤其是西军和谢佑,都为发展各民族间的经济文化交流、密切民族关系和促进民族融合做出了贡献。后代将提醒我们不要为了纪念他们而一直忘记他们,或者在历史的编年史上记录他们的事迹,或者编织故事来传播。

这就是河西走廊对中国的意义。它像一只巨大的手臂,勇敢地、自信地伸向西部地区,把中国北方少数民族的综合实力分成两部分,削弱了他们抵抗中原王朝的能力,促进了中原王朝与西部地区的统一。此外,在西部地区,它奇迹般地长出了两只手,一只手伸向南方,另一只手伸向北方,把今天新疆地区的温暖带进了中国的领土,使新疆成为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北方的少数民族也是如此。失去河西走廊意味着分裂,无法进入中原。历史事实也是如此。出于同样的原因,元朝能够统治中原地区。铁木真首先不惜一切代价开放蒙古高原和西部地区,在中亚建立了庞大的战争储备,并对控制河西走廊的西夏人发动了长达22年的战争,进攻并摧毁了西夏,进一步摧毁了金朝,在进一步入侵中原之前将华北“连接”成一个整体。至于清朝,这是一个例外。一方面,李自成等人“帮忙”,吴三桂等人投降。另一方面,明朝没有认真对待他们。入关后,清朝人最先臣服于明朝。他们甚至不敢梦想统一中原,更不用说统治中国了。

新疆11选5投注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大发888娱乐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detiace.com 高笋礞石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